润格配资

我想吃肉作品集

我想吃肉作品集在线阅读

润格配资我想吃肉,网络小说作者ID,作品有《伴君》《宝玉奋斗记》《奸臣之女》《非主流清穿》。 中文名 我想吃肉 国 籍 中国 职 业 网络小说作者 代表作品 《伴君》《宝玉奋斗记》《奸臣之女》《非主流清穿》 好 友 夏小黑 专 栏 烤肉铺子平生追文无数,也踩坑无数,终于决定自己写篇自娱自乐的文。——菜鸟的开坑宣言←夏小黑给设计的头像(注:专栏头像),据说跟她的那个很搭别人受宠,便是君臣相得,我受宠,就是佞幸媚主; 别人升官,便是赏功酬能,我升官,就是主上偏爱; 别人尚武,便是名将奇才,我习武,就是讨好皇帝; 别人受赏,便是理所应得,我受赏,就是邓通第二; 韩嫣说:“我冤,我实在是冤。我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你们为什么死咬着我的私生活不放?我又没对谁始乱终弃!人帅有钱又得老祖宗喜欢的公侯嫡子,漂亮的表姐表妹们、各色俏丫环围绕着…… 如此美好的人生,如果名字不是“贾宝玉”就好了。这家伙最后是要出家的,以上这些内容最后他统统享受不到…… 对此,某人表示压力很大,需要奋起。 奋斗在红楼力图保住小命已是不易,为何还有男人这等麻烦惹上身?同样是穿越,别人就是宅斗宫斗各种与女人斗。而她完全不用担心这些—— 她是伯爵父亲的嫡长女,还有亲娘亲哥哥撑腰,完全不用担心有人在家里斗她。 据说以她们家的规模,她出嫁的礼冠上少不了东珠,完全不需要为了嫁个体面的丈夫勾心斗角。 等到嫁了,做为一个嫡妻,作为一个她公公千挑万选脱颖而出并且作为未来当家主母培养的儿媳妇,她不找别人的麻烦别人就该谢天谢地了。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很闲,那你就错了—— 因为……她要跟各种男人斗,据不完全统计对手包括:丈夫的爹、丈夫、丈夫的兄弟、丈夫的一干下属……斗不赢就全家玩完。

推荐作家

我想吃肉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3本
  • 非主流清穿

    最无措的是弘昱,他家底子薄,只好吭哧吭哧自己抄经。胤礽看不过去了,就暗示重又做回翰林院掌院学士的揆叙:你看着他点儿。最重的红包却是允禟的,淑嘉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他能出得起这些钱,老九是个聚宝盆。奇怪的是,他怎么这么肯下血本?上个月,弘旦生日他就送了重礼,现在到了自己,还是大手笔。他要上岸?目前对淑嘉而言,过生日的最大好处已经不是能借机收钱,而是能借机见一见娘家人。由于石文炳的故去,石家全家都窝在家里闭门谢客,淑嘉也不能随意召娘家人过来了。但是千秋节不一样,这一天她最大,胤礽也与太皇太后商议,可令石家女眷来见一见皇后。批示下来之后,淑嘉去太皇太后处感谢老太太的体贴。老太太的住处今天很热闹,自从胤礽把办公地点搬到了畅春园,他的弟弟们也明正言顺着带着全家过来避暑,出宫奉养的太妃们也住得近了。畅春园又显得比大内随和些,太妃们也时常进来陪陪老太太,畅春园的风景比王府别院又好看一些。人还没到屋里呢,就听到一片笑声,最清脆的那个声音她认得,是宜太妃。宜太妃很快…
  • 宝玉奋斗记

    想到家中的烦心事,心情更差,径往清虚观而去。清虚观里的张道士正在春风得意间,过年了,宫里也少不得了祈福的法事,在诸多和尚中间张道士带领着道士们得了很不坏的几席之地,如今法事做完,他也回来了,正高兴地与诸道友论道呢。清虚观的小道士还记得贾宝玉,慌忙去禀报,张道士亲自迎了出来——论品级,贾宝玉如今倒比张道士那个统领天下僧道的还要高些。贾宝玉笑问:“张爷爷好?”张道士更乐了:“都好都好,哥儿可好?府上老太太可好?爷们可好?”贾宝玉道:“连日都有人请,好容易得了闲儿,可别嫌我来晚了。”张道士道:“哥儿肯来就是老道的体面了,前儿府上琏二奶奶还打发人送了东西过来呢,不想今日哥儿亲自到了。”叫小道士请诸道友散去,亲自陪着贾宝玉拈香。把香插进香炉里,贾宝玉也就直奔话题了:“却才在外头看到灯笼下头都缀着笺牌,这是元宵挂的平安灯?我也想挂几个。”张道士道:“想是为老太太、老爷、太太祈福?”贾宝玉点头道:“正是,还有大姐姐她们,索性多挂几个,好叫家里人都沾点子喜气,听说您这里最是灵…
  • 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想叫住的英俊少年也回过头来,见正主来了,且不是好惹的样子,旁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奇怪,那个不是忽都小王爷吗?”“原来小王爷会自己带钱袋。”“哎呀,小王爷越长越俊了,听说要议婚了?”段天德一颗心都在“小王爷”三个字上面了,心中大喜: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偶尔做一件好事,居然会有好报?路人议论的并没有错,完颜康直到去年微服出行去西夏,才自己携带钱袋。今天这钱袋,是特意为段天德带的。不管他拣是不拣,留是不留,只要钱袋落在了他的脚边,段天德就落到他手里了。当下笑道:“我说怎么不得劲儿呢?原来是钱袋掉了,老兄拾金不昧,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啦。”仆从接过钱袋来,打来给完颜康检查,段天德忍不住看了一眼,只见里面除了金珠银票,还有一只小小的绸袋,打开了,却是一枚金印。能携金印的人!段天德睁大了眼睛。完颜康此时再邀他去自家别院小坐,段天德自然入彀,全不想这是一个陷阱。一路上自己将家底全交代了出来,也只知道这位小王爷叫忽都。赵王府的别业倒有几处,这一处在京外数十里,两人乘…
  • 我把外挂修好了

    细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恐怖的“咔咔”声,孙刚全身都绷紧了。这位夏总务据说是位娇小姐,可大概大家跟他对娇小姐的定义不太一样,夏总务可凶残了,哪里娇气了?摸摸手臂,孙刚开始同情眼前这位阿姨。夏萌萌将各处房门“啪啪”关上,杜绝了八卦的耳朵和视线。抱着胳膊:“哟,这谁喊救命啊?这儿可不医院!要死了找大夫,死透了去公墓。老年痴呆不认识路,我打110送你一程。”她并不是个刻薄的人,可龙四海事件让她丢了个大脸,火气也特别地大。“你!”龙莉气坏了!她五官挺漂亮的,再漂亮的人表情狰狞了起来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了,配合前伸的手爪,五个红艳艳的长指甲,反把夏萌萌吓了一跳。文明社会你搞武斗?!夏萌萌特别生气!准备打电话喊人!这一片的警察她可熟悉了。越宁上前两步,将夏萌萌扶到后面,皱着眉头看这位庞贵妃。郑熙行接过夏萌萌,将她放到一张椅子上,也站上前来,单手插兜,看了一下龙莉。他俩倒是明白龙莉为何而来,顾家虽然做事隐蔽,一旦代入了顾川的智商,就很容易理解“保密工作”能做到什么程度。被龙莉知…
  • 诗酒趁年华

    颜神佑战战兢兢,咬着手指头,十分憋屈地被丁号等人架着去祈雨,好容易等来了一场春雨,缓解了部分旱情。回来就气咻咻地跟朝廷汇报:我们这里遭灾了,不下雨。朝廷哪里有功夫理会昂州呢?昂州是个薄利的项目,对于朝廷来说,真正的用心之地,此时也正旱着呢——旱得比昂州还要严重,实在是…顾不上昂州了。至少,昂州还没成灾,但是青、冀等地,明显的,已经连补种都没办法了。从春到夏,就一场雨也没下过。虞喆白祭了三回天,都没能挽回。颜神佑见雨来了,练兵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又跑去练兵。兵营住两天,回州府住两天,一根蜡烛两头烧,整个人都不好了。比起北方,昂州真算是好的了。至少到得夏日里,又下了五、六场大雨,这对于昂州来说,已经是很少的量了。比较坑爹的是,头俩月没下,后一个月隔三岔五来那么一回。从抗旱变成抗洪,不变的主题是救灾!亏得这一二年有了古工曹鸡血搞规划,灌溉的水渠没少挖,引水渠也不少。旱的引水,涝了蓄水,除了部分低凹地带,其他地方并未成灾。只是雨势太大,打坏了不少庄稼。颜神佑快要急死了!哪…
  • 穿越生存记录贴

    范姜娘平生最恨读书人,盖因她还没接过山寨的时候,被个书生骗去二十两银子,当时她还小,又没有打劫抽成,攒了很久才攒下来的。那死书生还以为自己“机智勇敢”、“替天行道”、“名士风范”、“教训恶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范姜娘跟他讨要,他又不还,范姜娘恨得回家招呼了弟兄来把他痛扁了一顿!再要钱时,他早花在青楼请朋友吃酒上了。所以虽然很多江湖人对读书人满尊敬,范姜娘却是十分不屑的。看到范姜爹的时候范姜爹是个小白脸儿,跟范姜柏虽然很像,却比较像好人,然后他又懒又宅,相当地白,气质也是懒懒的。猛虎寨放风的弟兄以为他是个书生,要抓起来打。没错,范姜娘当上匪首之后,规矩就是:凡过路的读书人,抓来每人打二十板子。没想到范姜爹是个会武功的,被抓了,他嫌麻烦不肯挣扎。等到了山上,饿了,想一想,已经有两顿饭懒得吃了,闻到一股香味儿,他就挣脱了绳子奔厨房去了。厨房里黑四正在给范姜娘炖肉呢,看到这个“越狱犯”就要抓他,结果“越狱犯”抬抬手,分分钟把黑四连着追兵他们打趴下之后,就抢…
  • (还珠同人)还珠之皇后难为

    小燕子就被记成个小太监算进了为香妃殉葬的人员名单里,都不用专程派人去抓她了,她自己跑来找死。维娜、吉娜两个,额色尹叔侄也不管了,一块儿绞死。至于含香,她想变成蝴蝶想被宣布死亡,那就成全了她。乾隆这回没一点儿心疼,甚至老佛爷犹豫的时候,他还说:“香妃薨逝,朕心甚哀!”如果脸上的表情不那么狰狞,会更有说服力一点。钟茗低头听着,暗叹含香看不清楚。人就是这样,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仗着这份喜欢不去珍惜可了劲儿地折腾人家,折腾得人家不喜欢你了,你自己说吧,你是什么?福家这回是彻底完了,伊犁啊!阿里和卓的地盘似乎正在附近?让他知道了帮忙自己女儿爬墙、丢了妃子的名份、得罪了皇帝,你说吧,阿里和卓会怎么做?至于永琪,乾隆母子已经完全失望了,哪有这样的儿子啊?作为旁观者,钟茗可以无关痛痒地说,永琪,你真是勇敢,还帮情不帮亲。可是对于当事人乾隆来说,他没气死真是心理素质过硬!乾隆道:“让他给愉妃守灵去吧!让愉妃看看她生的好儿子!”永琪还不知道小燕子这回死定了,也不知道自己…
  • 于归

    领头者顶盔贯甲,从身后揪出一个只披了半身皮甲的人,命他来讲。半身皮甲也是从别处迁徙而来,在他的家乡,有一种石炭,人们从山上、地里偶然发现,拣出可以燃烧的像木炭一样的东西,烧来取暖,比木炭还禁烧一点。此番一见,他便认出来了。伯任也听说过、见过石炭,阳城守着青山,不怕没柴烧,也就没有刻意寻找它。意外发现了,也是一喜。只要别三天两头往下掉星星砸脑袋上,帮心发现一些物产,也是很不错的…嘛!大不了,再建新城咯。伯任早有计划的,以阳城为点,向外再建几座新城,连成一片,稳扎稳打,向外扩散。留着阳城接受上天的星星洗礼,自己正好向外发展嘛。当务之急,是先将山火扑灭!石炭都烧完了,还用什么用?也许老天是真的帮他的忙,是夜,便下了一场大雪,可是省了不少事儿。取了石炭助燃,再用来炼黑金,就快捷了许多。做这些事情,还是需要积年的工匠的努力,这些聪明的工匠,在炼铜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很快便摸索出了黑金的正确铸造方法,造出了比铜剑更锋利的黑色长剑来。这些长剑被当作权利地位与勇力的象征,由伯任分赠…
  • (HP同人)雷古勒斯

    为什么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无谓的争吵和斗殴上?为什么不想一想怎样才能过得更好?消灭掉对头?即使这世上的对头们都不存在了,金加隆也不会自己跑进阁下的口袋,要创造幸福就要靠双手去劳动而非怨天尤人。魔法部本应该是为全体巫师谋福利的机构,它拿着大家的税金和捐款,却没有为民众的衣食住行操心,它‘管理’着大家,却没有尽到‘服务’的责任。面对目前日渐升温的血统、出身学院之类的争论——这点大家心知肚明,魔法部有做到让这股不安的暗流平息吗?它为非纯血在这个世界的立足做了什么呢?亲爱的先生们,非纯血们十一岁才来到这个世界里,在此之前他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却被直接扔到学校里学习咒语!有人告诉他们在巫师世界里哪些是需要注意的安全事项吗?没有!有人考虑过非纯血毕业后即使有了工作要如何成家立业吗?没有!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公共机构应该承担起它的责任来而不是作威作福每天坐在审判席上判人有罪!它应该平衡对目前社会上的失衡局面有所作为——对所有人都有利的作为,而非打…
  • 伴君

    真是糊涂了,民间招赘的风气也是有的,这样的人家,丈夫倒是居于从属地位的,户主是妻子。何蔓这样的情况,若是招赘还真不怕被人欺负了,因为家庭的财产是她的,生的孩子也是可以随母姓的。只是,这样能找到一个好丈夫么?“那是个肯过日子的女人,看着闷声不响,内里却是极有自己的主意的,只要她当门立户,家里的事,定是能收拾得妥妥帖贴的,只可惜——”韩则叹了口气,“这样的性子,若是生个稍好一些的人家,哪怕只是乡绅人家,也够给你做妻子了——”无限惋惜中。“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只要她能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虽然这么说有些虚伪,内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即使谈婚论嫁了许久,韩嫣对于与另一个人共渡一生,是没有把握的——仍是希望何蔓能够生活安定,这样,自己的欠疚感也能淡些。送走韩则,韩嫣揉着额头,他一直认为女人在这个世界里本就较男人为弱势,需要照顾。这本没有错。但是,并不是说,女人就不能独立。历史没有如果,人生也没有。韩嫣不能说,如果强留她下来,她会过得很好,便只能由着她自己做出选择…
  • 醉卧美人膝

    一年不远,也不算太近,眼下第一件便是确定安抚使衙门所在、各府县长官各携原籍灾民返乡。谢麟便将安抚使衙门设在了当初齐王幕府所在之地,却与李巽不在一处,与早一步赴任的一位席知府同城办公。  同城还有一员主官,乃是姓万的县令,不幸头上压着两重上司,万县令欲哭无泪,暗道真是八代不修才落到如今的下场。谢鸾、谢理是宁愿与两位上司同城的,却不巧只是做邻居,也要各领一县独自支持。  各人都知道情势紧急,他们可是被灾民给围着的,一个处置不好,再暴动起来怎么办?  程素素则重新布置起后衙来,谢麟不需要再睡书房了,但是书房还是需要的。除了江先生,又添了个石先生,两人的待遇也是要比着来的,得给他们在前面收拾出两个条件相仿的住处。江先生的建议也很对,谢麟需要扩大他的幕僚团,则还要再准备至少一处房舍,以防再有可用之人到来。  唔,谢麟若是收学生……  再有,高英是跟着自己来的,哪怕不能安排在衙门里,也要在附近给她找个合适的住处安置。  这个倒不是很难,教匪乱过之后十室九…
  • 女户

    倚着那富商的性子,因恨这银姐连累他上堂出丑,往日有此等事,他自有一干或讼师或管事等代为过堂,如今只好自己出来与这婢子争辩,如此丢脸,当要狠治这“贱人”的,却因褚梦麟有信叫他休要生事,也只得回嘴说:“一个女贼,路上遇个青年男子便随他而行,这等无耻妇人,说个旁的有证的事儿倒也罢了,却拿贞洁说事,岂不可笑?!有行妇人会偷窃而逃?”连京兆也觉他说得有理,且京兆知晓,这等高价“雇”来的婢女,多半是主人家收用了的货,若有个婢女脱出时还是处子,反是主人家“高洁”了。这等高价“雇”一个少女,为的是甚,买的卖的看的都是心知肚明,此时再装作不知内情,又装节烈,真个是婊子要立牌坊,拿旁人当瞎子聋子傻子了!以上皆是世情、不入律法,却不妨碍着判官断案时斟酌参考。银姐父母不敢强辩,却死咬着将银姐雇与富商,女儿又不见,岂知不是甚搓磨?京兆虽是读书人,不大瞧得上富商卖女求荣,更不喜褚梦麟私德不修,却更恼了银姐父母卖完女儿还要撒泼。原本还要叫林皓这头酌情补偿银姐一二,毕竟林皓一青年男子,将个年轻妇人…
  • 奸臣之女/大家认为爹太抢戏

    萧令先勉强算是个又红又专的好孩子,秦越的三观非常正,他又被先帝教育过,只要别提他亲妈的事儿,他的价值取向跟大众还是一样的。但是,梁横是他的人!即使办了错事,他也不能由着梁横被处罚了,然后让叶广学登鼻子上脸!萧令先看这件事情看得很清楚。他对郑靖业又使起了眼色。郑靖业的脸都扭曲了好吗?他就不说他那个已经萌生去意的女婿了,哪怕是柳敏,都比梁横靠谱好吗?当日众臣一起考较詹事府官员的时候,梁横是个勉强及格,人家柳敏是满分之外再加分!就这样,你宁可用梁横也不用柳敏?郑靖业敏锐地感觉到,事情有些大条的。他当初是怎么通过舆论等手段把前太子给弄下台的?一件一件的小事,慢慢积累,让大家评评理,看吧,那个人他又犯二了!他在时时刻刻犯着错,他在年年月月犯着二,他每件事情上都蠢,他等人接物极其呆!他识人相当瘸眼!“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在这个时空里,没有这样一个成语,但是郑靖业的心里涌出的,正是这种感觉。有许多人在给这个皇帝挖坑,皇帝自己还闭着眼睛往里跳呢!郑靖业也不太喜欢萧令先,却不得在…
顶部

最近股市

强势股

基金重仓股

场外配资

配资玩法

配资成本

配资方

配资机构

配资单位

机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