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格配资

殷寻作品集

殷寻作品集在线阅读

殷寻:畅销书作家,知名悬疑言情作家,擅长“纸上镜头”,出道最初便将 “言情”与“悬疑”、“推理”、“心理”结合创作到至今,突破传统的言情创作模式,形成独一无二的“悬情风”,又被称作“悬情”派掌门人,被公认为新派悬疑言情女神。 中国作家协会成员,北京作家协会成员。笔端温凉细腻,情节跌宕悬疑,2009年初签约网络后其首部作品《暖擎天》便创下五千多万的点击成绩,迅速吸引大批读者,人气一路飙升。2012年凭借《大寰妤:许我倾室江山》斩获“2012华语言情小说大赛总冠军”。 代表作品:《他看见你的声音》《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从来未热恋 原来已深情》(网络名:《豪门惊梦Ⅱ:尤克里里契约》等多部小说多部作品上市热销并签约影视版权,并远销海外市场。殷寻:“悬情”派掌门人、新派悬疑言情女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 ,北京作家协会会员 [2] ,多家时尚、心理杂志专栏作家、专题人。2012华语言情小说大赛总冠军 [3] ,2013年任华语言情小说大赛评委;自2010年开始在言情小说吧发表作品,并获有2010年华语言情小说大赛最佳出版风尚奖及年度最佳人气奖 [7] 、总作品点击数亿之多。近两年时间里,累计完成了6部小说的创作,多次占据网站各排行榜首位,在读者中拥有极高人气;其作品《神秘男上司的邀请》 [8] 和《大寰妤:许我倾室江山》 [9] 已经签约出版。 曾任中央民委机关某报记者,工作中涉及经济类、心理类及时尚类媒体领域。特聘为多家杂志专栏作家、专题人。热衷于心理、催眠等研究。   2009年7月15日,参加素有“作家摇篮”之称的鲁迅文学院与盛大文学携手举办一次为期十天的“网络文学作者培训班”。与盛大文学旗下20余位作家共同进入鲁迅文学院学习 [10] 。   2014年6月13日,正式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她浅笑美艳,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对死者最后的梦境感兴趣。至于你我,是游戏一场,玩得起我们皆大欢喜,玩不起就,滚。”   他不动声色:“素叶,我年柏彦,你还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彦,是对待工作和下属最严苛、最不近人情却又令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素叶,是惹人争议、看似只认钱却又口硬心软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为题材的悬疑爱情小说。梦境、记忆、潜意识与珠光宝气背后的商战、诡谲心战层叠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诈中寻出真相?你以为看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你以为听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许也是假的!

推荐作家

殷寻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2本
  • 豪门惊梦2尤克里里契约

    庄暖晨也哭了,不知为什么,当司仪念到了两人要牵手一生、相互信任、不隐瞒不欺骗这些字眼的时候,她忍不住红了眼眶,最后撇过脸去,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滑落脸颊。好朋友结婚了,这是她最想看到的一幕,可这一幕有着多少辛酸她知道,夏旅知道,艾念自己也知道。江漠远倒是无意中说了句电影中的台词,将她搂在怀里,从容浅笑对着其他人说了句,“最好的朋友结婚,感动的。”她是感动的,但很多还是心疼。夏旅作为伴娘的出现着实令所有人眼前一亮,平心而论,她比庄暖晨要漂亮很多,无论身高还是身材都属于美女级别,除了没有庄暖晨那么白净,庄暖晨的皮肤好到令所有人都会嫉妒,虽然她不是最美的,但皮肤绝对是天生丽质的,如蛋清似的毫无瑕疵,一白遮百丑说的就是她;夏旅就是亚洲人的自然肤色,冬天一闷就白夏天一晒就黑,跟艾念同属一个类型。看得出她的伴娘礼裙是精心订做的,不是一般商场和淘宝上淘来的便宜货,裙子穿在她身上完美地勾勒丰满体型,旁边的伴郎一个劲地拿眼睛瞄她,夏旅没看伴郎一眼,整个过程都是轻轻…
  • 无名指情欢

    当庄暖晨出门准备去超市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填饱肚子的时候,正巧碰上邻门的袁奶奶从外面回来,她像是去购物了,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见了庄暖晨后脸上惊喜,热情招呼着她进家一起吃晚饭。庄暖晨婉拒了,袁奶奶见状后也没勉强,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小玩偶,放在手心里精巧可爱。“这是什么?”她好奇问了句。“缘分天使。”袁奶奶笑眯眯,“我在逛一家专卖罗马风格饰品的店时发现了这个娃娃,罗马当地人都很喜欢这种缘分天使,我看着挺适合你的就买下准备送你。”庄暖晨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玩心的老人,这娃娃她倒是曾经也见过,但这种正版的价格不菲她是万万不能收的。“袁奶奶,我——”“拿着玩吧,颜色挺光鲜亮丽的,看着心情就好。”袁奶奶随手将娃娃放进她的外套兜里,像是随意却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年轻人啊,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想开点儿,一切都会海阔天空。”庄暖晨听着这句话,心头泛起一丝异动………
  • 豪门惊梦:99天调香新娘

    在信息化的年代,这种爆炸新闻一旦被放射基本上就会令人难以招架,面对铺天盖地的八卦袭来,夏议长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任何的回应,就这样,在短短的一上午时间,各种猜测已经成了茶余饭后。当然,为此事津津乐道的人群中没有苏冉。众多媒体将视线落在了程日东震惊的身份背景上,可她担心的就只有萧烨磊,对方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消息扩撒而撤销控诉,相反,程日东更想在受众面前争取同情分,自然会死死咬着萧烨磊不放。上午十点刚过,苏冉便准时坐在了中环商业街的一处咖啡店里,摘下太阳镜放到了一边,很轻易就看到了放置报架上的报纸,全都是有关程日东与夏明河的话题。看着心烦,干脆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眼底的神情虽是清淡,却有着早已了悟的空洞。是她错了,昨天当厉冥禹一路带着她到警局认人的时候,那么一瞬她真的有点相信他的好心,他所作的一切都那么不着痕迹,让她在他似真似假的关心中游离。可今天,在她看到满天飞的新闻焦点时,突然就明白了,这一切只不过是厉冥禹有心的计划和安排,报警不过是为了可以…
  • 聂门:心期如画

    “您大概是在晚上接近六点的时候离开房间,然后经过这里,这里,最后来到了警卫室,您一路步伐极快,并且没有一刻迟疑,能证明您的目的地就是警卫室内。”酒店经理配合着视频,自以为是地讲解着,天知道他是不是想要跟警察炫耀他的逻辑分析能力。聂痕则是专心致志地在观视着,他并没有打断酒店经理,虽然屏幕里那个人和他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外形,但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弟弟,他更关心聂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您来到警卫室之后,打倒了几个想要阻止你的警卫,随后想都没有想,就按下了灾难紧急预警按钮,随货还如释重负地抻了个懒腰,这更加证明您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按下这个按钮而来的。”酒店经理再次阐述着,说完之后,优雅地向聂痕施了个礼:“先生,这样您对我们的质疑完全能理解了吧,还有,我很想知道您为什么要拿走两件我们酒店警卫的制服?您究竟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聂痕有些担心起来,聂迹为什么要有此一举?他在这里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无论怎样,先确定他现在在哪里。“之后呢?之后我去了哪里?”聂痕一脸凝重,没有…
  • 诱情:神秘上司的邀请

    “乱来?你认为我乱来会对你怎样?”路易苍尧唇角的笑意漾得更深了,好整以暇地打呈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尽是邪恶的温柔,x!na感而低哑的嗓音更是邪魅得让人不由战栗:“你在怕我?”洛筝死死盯着他貌似深情邪魅的脸,敛下长长的睫毛掩住心中那一闪而过的慌乱,微蹙了一下眉头,”怕?可笑,我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这个字。”“是吗?”男人闻言后,眼神变得有些温柔起来,却更像个恶魔,宠溺地凝视她的同时也透着显而易见的那魅狂狷,然后,他慢慢俯下身,一手揽住她的腰肢,将她紧紧桎梏住,邪恶的薄唇抵在她敏感的耳边:“没有怕?那为什么不敢看我?”炽烈而危险的气息,淡淡的广藿香尽数喷在她的耳周,顿时将她密密麻麻的包裹起来……洛筝很想为自己辩解,却难以抵住狂跳不止的心,无奈抬头,却又在接触到他噬人般炽烈的眼神后,心里突地一培,到了嘴边的话都培到喉咙,如鲠在喉,却无法吐出……其实,她太明白自己的心思,面对一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要如何还能故作平静?又或者装作完全的无动于衷?她自认为已经将心思保护得很好,最起码不想…
  • 他看见你的声音

    《他看见你的声音》《七年顾初如北》作者:殷寻首部“法医”题材悬疑推理言情小说,实体出版名《他看见你的声音》陆门 七年顾初如北如果,心碎了…顾初说:“那么,遇见就好。”陆北辰说:“我会留下她的残骸辨明人性。”顾初想过无数种重逢,只是这一天,重逢来得太猝不及防。她慌乱失措,他却持稳平静。凌双去接香水条,手指都是颤的,闻了闻,尽量让语气冷静些,“对,我熟悉。而且,我有这款香水。”男警目光灼灼,“这是在死者家里留下的香水气味,我们调查过这款香水,可以说是限量版,根据名单查下来,其他几位都有不在场或不在国内的人证和物证,凌小姐,你最好想想清楚怎么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凌双举起香水条,情绪又激动了,“就凭着这款香水能判断我是凶手?你们警察办案也太可笑了吧?”男警敲了敲庞城的照片,“我奉劝你还是好好回忆一下,否则,真的对你不利。”凌双气得牙根直痒痒,“我说过,我不认识照片里的这个人!”男警将庞城在上海的地址递给凌双,“这个地址不熟吗?”凌双看了一眼,“不熟!”男警沉默了会儿,…
  • 危险游戏:总裁十恶不赦

    “做什么?”雷胤低沉的嗓音透着显而易见的不悦。麦溪的呼吸急促,长长的睫毛无力地颤抖着,正如她的心一样……“不可能,我、我怎么会怀孕?我、我要找医生问清楚……”雷胤的大手箍在她的肩头上,她一副苍白的样子随时都像是可以倒下似的,他强压下心头的不快,低低说了句,“我们在床上从来没有采取措施,你怀孕是正常的,孩子快要两个月了!”说到这里,他的心里多少有些内疚,近两个月的身孕,那应该是她成为女人的那一刻怀上的,就算不是那次,也至少是在之后的几次,可是,这个过程中,他一次次地对她的身子索取……想来一阵后怕,算是他的运气好吗?麦溪的身子彻底瘫软在门上,眼神渐渐变得无神,她的唇颤抖着,良久后,才绝望地说了句,“孩子……不能要,我,不能要这个孩子……”“你说什么?”雷胤盯着她,眼神渐渐变得阴狠,英俊的面部抽动着,大手陡然收紧了力量,似乎要将她捏碎似的,声调陡然提高——“该死的,你竟敢不要我的孩子?”麦溪陡然失去了声音,盯着他,他的态度足可以引起她内心的巨大惊骇,如花的唇瓣抖落一片的无力…
  • 大寰妤:许我倾室江山

    夜崖迹一把将她给扯了回来,低低地在她耳边说了句,“这不是山谷,别这么任性。”青袖这才反应过来,一咬牙又重新跪在景帝面前,“皇上,您一定有办法救我家小姐是吗?”景帝并没有因为她的失礼而怪罪,相反主动将她搀扶起来,语气沉重地说道:“朕何尝不想马上将凌裳接回宫?你们鬼谷之人对大汉有恩,对朕更是有恩,暂且不说寒老夫子和夜公子的鼎力相助,就说凌裳,朕都是亏欠的。凌裳安排事情稳妥有当,纵使在即将亲赴匈奴之地的情况下还在为朕指画大汉未来的繁妥之事,朕真的后悔,依照凌裳的本事,她若是男儿身必是宰相之才,朕不应该顾忌大臣们的意见,朕应该留住凌裳才对。”“皇上——”夜崖迹上前一欠身,“皇上的心意在下深为理解,皇上一直对凌裳重视有加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皇上无需自责。但营救凌裳一事就交给在下吧,皇上出兵必然会造成朝廷的干预,但夜崖迹来去自由,想要出入匈奴之地是极为容易之事。”“师兄,我也要去,我会帮你一起救小姐出来。”青袖闻言连忙急切说道。夜崖迹这次没有阻止,他离开汉宫必…
  • 七年顾初如北

    “我的要求合情合理的。”女孩儿为他剥了个柳橙,送至他唇边,“来,先吃个橙子润润喉,然后我继续教你。”男孩儿张口接了橙子,一脸的无奈。顾初睁眼的时候,耳畔似乎还回荡着女孩儿的笑声,沾了阳光的味道,暖暖的,愉悦的,黏在耳膜里,又钻进了喉咙中,有种栀子花的清甜。她看着棚顶,那些细碎如星的水晶灯具折了点点光亮。厚重的窗帘有了浅浅的缝隙,阳光从缝隙间挤进来,于地毯上落下金黄。梦已经远去,大片的白兰早已不见。有多久没梦见以前了?也许是回学校考试时她又重新踏上了那条情人路,再次想起那段肆意飞扬的青春岁月。有人说,25岁,青春还在,最起码手里揪住的还有青春的尾巴。可她的青春过早地逝去了,连尾巴都没抓住。梦里的情景她不陌生,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梦见从前发生过的情景?梦境,不应该是五花八门的吗?北深被她逼着学吉他学了半年,最终还是以连琴弦都按不准而告终,她气得快要抓头发,他却笑着搂过她说,不会弹吉他就没资格做你男朋友了?我这个人爱生气,如果你要是哄我的话,总得有一…
  • 致命亲爱的

    陆东深也看出她不愿过多谈及季菲,换了话题,“想过找你亲生父母吗?”夏昼耷拉眼,半晌后摇头。听院长说,还是襁褓中的她就被扔在了福利院门口,她的亲生父母没留下只字片语。“我不知道我真正的生日是哪天,也不知道自己真正姓什么。现在的生日是院长捡到我的那天,因为是在夏天,所以院长叫我小夏,也是巧了,我养父也姓夏,后来给我起名叫夏昼,养父母说,夏昼夏昼,夏日时的天明,热情朝气,这是他们的期许。”说到这,她的嗓子哽了一下,咬咬牙,“所以,我为什么要找扔我的人?他们甚至连个姓都不舍得给我。”“好了好了,不提了。”陆东深见状轻声安抚,像是哄孩子。夏昼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许久。他任由她的姿势,只是,感觉颈窝有点温热时他的心口疼了一下。都说她潇洒自如,可现在,她何尝不是个心有遗憾和郁结的孩子?这世上有千般情万般爱,唯独父母之爱是无人取代,哪怕他爱她宠她,也取代不了血缘之情。“商量件事。”陆东深决定彻底转移风向标。“嗯。”她没抬头,闷着嗓子应了声。“不准再想着左时了,尤其是当着我的…
  • 豪门惊梦3素年不相迟

    许桐不知道素叶究竟是怎么了,是真的像年柏彦所讲的在外散心还是另有隐情就不得而知了。素叶听许桐这么问了后,眸光稍稍暗了一下,半晌后看着她道,“我和他没什么的。”许桐见她这么说了,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轻轻点点头,催促她去年柏彦办公室,末了补上了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散会后年总就打算让你去他办公室,结果你先走了。”素叶的心像是断了翅膀的鸟,扑腾了两下,“啪”地一下摔地。素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蹭”到年柏彦办公室的。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着的,但门边窗子上的百叶窗没拉上,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可以看到年柏彦正在训话,里面是技术研发部的总监,年柏彦看上去挺生气,站着,一手敲着桌面上的文件,侧脸蕴着明显的不悦。技术总监似乎也在跟他争论什么。只见年柏彦的脸色愈发难看,大掌干脆往办公桌上一拍。站着办公室外的素叶都跟着颤抖了一下。然后她很快地钻到了旁边行政秘书的位置上,指了指里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小秘书也吓得脸色青白,拼了命地冲着素叶摇头。…
  • 暖擎天

    郁暖心的眼神不可察觉地变得柔和,重新落回到身边的男人身上,如果以前都是她心不甘情不愿,那么结婚呢?这时她才发现,当霍天擎决定娶她的那刻起,她竟然没有反抗到底,甚至她想不起——自己究竟有没有反抗?还是——当初他在自己耳边那句似有似无地威胁警告反倒成了她宽慰自己必须要嫁给他的理由?心绪一阵烦乱,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正在可怕地改变……她不敢爱上这个男人,她真的怕一旦爱上——就如涅槃般痛苦。熟睡中的男人调整了一下睡姿,刚毅的俊脸朝向她这边,她的身上早已经沾满了属于他的龙诞香……这是她第二次在他熟睡的时候看呆的时候,想必面对这样一个男人,任何女人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神吧,郁暖心承认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其实霍天擎这个男人一旦体贴起来的确可以令所有女人难以逃脱——情网……他沉沉地睡着,甚至眉间还带着一丝孩子气,郁暖心的唇边泛起若有如无的涟漪,她终于明白了一个男人其实就算再成熟也会有孩子气的一面,就正如他现在。虽然他本性霸道得令她恨,令…
顶部

最近股市

强势股

基金重仓股

场外配资

配资玩法

配资成本

配资方

配资机构

配资单位

机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