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格配资

白鹭成双作品集

白鹭成双作品集在线阅读

白鹭成双:若初文学网古言大神作家,多次称霸点击率全榜单Top.1!川蜀人士,擅长书写细腻的感情,文风幽默,有大团圆结局强迫症。12年开始写作,迄今为止已创作十三部热门古言,连载之中日更万字,有“蜘蛛手”之称。白鹭成双 ,曾用笔名白鹭未双,台湾笔名蒹葭苍苍,90后作家,川蜀人士,若初文学网古风领军作者,擅长书写细腻的感情,文风幽默,有大团圆结局强迫症。代表作有《宅中歌》、《凰歌千秋》、《凰歌潋滟》、《春闺梦里人》、《当春乃发生》、《桃花折江山》、《寡妇门前桃花多(出版名《美景未迟》)、《盛世皇后》等。正好雪松院也有东西需要采购,季曼从老夫人那里出来,就又去了千怜雪那里一趟,将她需要的东西都记下来,一并带回。 千怜雪捂着嘴咳嗽,看了她许久,问:“夫人亲自出去买吗?” 季曼笑着点头:“凡事亲力亲为还是最好的,就算是身边丫鬟,也有出错漏的时候,不是吗?” 淡竹站在千怜雪身后,眼皮微微跳了跳。 她这是明显在承认,打晕淡竹的就是她,东西也是她拿走的。 千怜雪表情有些不自然,递了清单给季曼,季曼笑着起身,带着灯芯就离开了。

推荐作家

白鹭成双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9本
  • 梦里不知她是客

    梦里不知她是客 作者:白鹭成双文案爆宠娇妻倾城相公太腹黑温柔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在网上当了一回键盘侠,劝人家离婚。可是,她怎么知道这个帖子是来自几千年前的?又怎么知道就是键盘打了几个字而已,居然会被扯到楼主的身体里,要替她活在这水深火热的宅院里?温柔看得见萧惊堂的好,为什么就不能宽恕自家公子?天色渐渐晚了,湖面上一片宁静。温柔翻了个身,头磕到了船板上,猛地惊醒。“我靠?”看了看四周。温柔下意识地爆了粗:“这么晚了?”萧惊堂还在船头撑着竹竿,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轻笑:“温掌柜真是能睡,耽误了我一天的时间,我还等着你给个回复。”“啊!对不起!”愧疚地裹着毯子站起来,温柔连忙道歉:“耽误你要紧事了?”看了看她这模样,萧惊堂别开头。目光温软,嘴里模棱两可地应了一声:“嗯。”“那就不好意思了…”惭愧地鞠躬,一低下去看见自己花式复古的绣花鞋,温柔才反应过来这是哪里,自己在干什么。靠,不是上班迟到,她道什么歉啊?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的粉色小房间,而是一片郁郁…
  • 草色烟波里

    草色烟波里 作者:白鹭成双 文案小草想当个好捕快,拜的却是个不靠谱的师父!段十一总说:“小草,你先走,我断后。”每次她都信他,结果每回先走,前面不是坑就是狗!摔得灰头土脸咬牙切齿,她也还是相信这狗 娘 养 的,因为段十一说,会让她成为最厉害的捕快。空气里瞬间杀气四溢,小草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哪个乌龟王八蛋把她的画像拿来了?“孔雀,别啰嗦,这人狡猾得很,赶紧抓住她!”身后传来一声娇喝。什么叫冤家路窄啊,什么叫阴魂不散,小草看见背后站着的商氏,心里就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hoareyou?hooldareyou!怎么他妈的老是你啊!商氏脸上的表情阴森得可怕,一只衣袖空荡荡的,看着小草的眼神恨不得一口吃了她:“段小草,有我在,你还想耍什么花样?”“我本来也没花样可耍。”小草耸耸肩。“呵。”商氏一挥手,旁边站着的青衣襟就上来将她给押住了。看着小草这模样,商氏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的多管闲事,要与我为敌?”小草看她一眼,一脸你有病的表情:“我为什么要后悔?当初的行为给我添…
  • 当春乃发生

    当春乃发生 作者:白鹭成双【文案】盛世皇后“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伸手将宫装裙摆扎进腰带里,花春拍了拍篮球,弹力不错,三步上篮,直接将球抛了出去。“嗖——”空心入筐。帝王抿唇,扫了背后的宫人一眼,秦公公立马带着一群太监宫女面壁思过。“怎么样?”花春得意洋洋地看着帝王:“我厉害吧?”“嗯。”帝王点头:“就是不太优雅。”“这个其实是男儿家的运动。”撇撇嘴,她道:“女人玩,想优雅也不行。”说着,又看向秦袅:“来来,咱们来攻防。”秦袅抿唇,看了皇帝一眼,捞起袖子走过去,配合地防守。于是皇帝就眼睁睁看着花春左躲右闪,带着个球潇洒地越过阻拦的人,将球送进了篮筐。“您要不要也试试?”花春兴致勃勃地将球捧到皇帝面前:“就是让球投进那个篮筐就可以…
  • 冷帝杀手妃朕的废后谁敢动/深宫锁凰孽

    冷帝杀手妃朕的废后谁敢动/深宫锁凰孽 作者:白鹭成双书籍介绍:她是江湖第一杀手,一朝为他所救,代坐王妃之位,自愿卷入皇位之争。只要是阻碍他的人,她必在他之前动手为他除去。他是看尽后宫争斗的冷血王爷,终于登基,迎来的却是更加波云诡谲的暗里厮杀。龙袍加身的第一道圣旨,却是废掉她的妃位,打入地牢。江山易主,他站在权力的巅峰,她却挣扎在生死的边缘。一年的假凤虚凰,他没有动心,所以她的生死,他没有看在眼里。太后得体地笑道:“不必担忧,等皇帝回来,哀家会将你们的心意一丝不落地传达,皇帝会记得你们番邦的好的。”那使臣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道:“天启的太后娘娘也是‘女’中金凤,皇上不在,太后也可以撑起半边天呢。”太后保持着得体的笑意,没有接这句话,而是举起了酒杯,道:“来,我们先一起举杯,欢迎番邦使臣的远道而来。”群臣纷纷起身,端酒庆贺。那使臣甚为开心,也端起酒道:“天朝盛情款待,臣不胜荣幸啊。”太后笑着饮了酒,众人纷纷回座,番邦使臣兴致颇高的样子,对太后拱手道:“来天朝见识,才发…
  • 凰歌潋滟

    凰歌潋滟 作者:白鹭成双妖妃与佞臣间的诱惑算计爱恨——《凰歌潋滟》(50W完结寻出版她是宠冠后宫的贵妃,聪明伶俐,妖娆万分,世人都道,有此一人,中宫不正。他是权倾朝野的太傅,八面玲珑,野心勃勃,百姓皆云,安世奸臣,为乱江山。本是青梅竹马的无猜好,却长成了虚情假意的殿前欢。床上缠绵,情意收拾干净。她语笑盈盈,带着算计靠近。他从容相对,又不知是哪个黄雀在后。锋利的刀刃将青色的皮肉慢慢刮下来,镜子里的人额上冒着冷汗,却为那两个字渐渐消失而觉得庆幸。韩子狐,终于不再是楚潋滟一心记挂的心上人了。血肉模糊,“狐”字被割去了半边。潋滟扯着嘴角笑了笑,却不小心笑得落了泪。“子狐哥哥,我觉得‘狐’字很是配你。”“哦?为何这样说?”“狐有灵性,又带着聪明,跟子狐哥哥一样。还有,狐美丽、善于偷窃人心,也和子狐哥哥一样。”“潋滟,你的心,也被狐狸偷了么?”血顺着肩胛流下去,染红了她藕色的中衣,在心口的位置落成一片艳色,慢慢散开。“若是…若是我答是,子狐哥哥也肯忘记明媚姐姐,将心给我么?”狐…
  • 凰歌千秋

    凰歌千秋 作者:白鹭成双 文案这是一个关于黑风寨杰出女山贼姬千秋,与大晋继位皇帝韩子矶之间的不要脸的爱情故事。姬千秋是个见义勇为见人就抢的女山贼,韩子矶是个心怀天下心有不甘的小帝王。一个是地下泥,一个是天上花,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却偏遇上月老作怪,红线乱扯,小小山贼入得辉煌殿堂,七尺帝王也做起了自欺勾当。鸡飞狗跳的另类生活,蕴藏深处的暗波流转。江山谋,美人计,猜心术,卧底迷。待迷雾重重拨开,真相会长什么模样?林璇儿正不知所措地绞着帕子,站在帝王身边。帝王不是第一次翻她牌子了,上一次来 ,也是这样坐了一夜,第二天就将她的位分升成了才人。可是,她想要的不是这个。幼年同韩子矶一起玩耍,一颗芳心就尽付在了他身上,想着 法子进宫,设着一个个陷阱害那姬千秋,也不过是防着她以后比她早一步夺了圣心。不过如 今看来是没必要了,那姬千秋已经被打入冷宫,剩下的人才有资格与她一较高下。林璇儿犹豫着,看了韩子矶好几眼,终于开口道:“皇上,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歇息 吧?明儿您还要上…
  • 鸳鸯相报何时了

    鸳鸯相报何时了 作者:白鹭成双杜未央仰慕顾秦淮三年了,没想到顾秦淮突然就成了驸马,一怒之下,扔了烟熏弹进礼堂。魏羡渊也喜欢祁玉公主三年了,没想到她突然就要嫁人,一气之下,趁着烟熏弹就要抢婚!意外的是,婚没抢人,礼没乱成,两人就这么成了冒犯皇帝的刺客,被追得走投无路、结为夫妇。“我们的目标是?”“让顾秦淮迷途知返!”“救萧祁玉脱离苦海!”出谋划策离间神仙眷侣,想方设法毁灭家族联姻,鬼马精灵的杜未央和风流倜傥的魏羡渊在同行的路上相知相惜、相互嫌弃。合官场里的变故从来就不是平白无故的,未央想起了萧祁玉的那场庆功宴,再看一眼魏羡渊。突然明白原来祁玉公主当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当今唯一的公主,深得皇帝皇后喜爱,甚至可以影响朝局。这样的一个人。的确是很好的登高台阶,只是魏羡渊竟然惹恼了她。让庭院里的众人都散了,魏羡渊拉着未央就回东院。“你后悔吗?”未央问了他一句。魏羡渊头也不回就知道她在问什么:“小爷不是吃软饭的人。名额是我欠她的人情。给她挣去的脸…
  • 春闺梦里人

    春闺梦里人 作者:白鹭成双【完结+番外】内容推荐季曼原本是现代坚强独立的职场女性,机缘巧合,因做梦进入小说里,不幸成为了书中人人厌弃的恶毒女二聂桑榆。代替她重新开始,再走一遍故事情节。本只想顶着聂桑榆的身体,替她改变被赐死的下场,却卷入了后院宅斗以及皇位的腥风血雨之中。男主讨厌她,女主轻视她,就连府上的家丁丫鬟都敢欺负她,更是一去就被人夺了夫君。原本十里红妆、明媒正娶的侯府千金,沦落成卑微轻贱的侍妾。聂向远手底下的军械所最近出了不少纰漏,因着要供应此次出征所用军械,皇帝难免就责备了一二,让聂向远好生处理。本来聂向远是打算向靖州求援,一来靖州盛产黑铁,二来因为是亲家,也放心一些。结果回来,聂青云竟然就说要纳妾,还是陈氏出的馊主意。聂向远心里对陈氏的厌恶简直已经到了顶点。这么多年因着素心的缘故一直忍着她,结果她还得寸进尺,不会管家也就算了,还小肚鸡肠屡次为难桑榆。现在为了一己之利要明杰纳妾,却是坏了他的大事。聂青云低声道:“父亲若是不愿青云纳…
  • 燕子声声里

    燕子声声里 作者:白鹭成双【完结+番外】文案沈归燕五岁能背千字文,六岁弹琴而自作曲,七岁焚香成诗,八岁与当朝丞相之子定下姻亲。众人都道此女含凤玉而生,有天成的好命数。然而有女自现代而来,使她嫡妹从蛮横变得伶俐,夺她夫婿,害她生母,将她从天上狠狠掀下,张狂而笑:“区区封建女子,也能与21世纪现代女性相争?”阴谋诡计改她八字,挺着肚子坏她姻缘,嫁她于纨绔之子,毁她于新婚之夜,却恰好成全了她一段奇缘。顾朝北身边的人,毕竟有这样多。先前她还能觉得他心里定然有她,只是她需要等。但是现在,沈归燕突然不确定了。戏演太久,她好像也快被顾朝北骗了,压根看不清他的真心。端文公主看了沈归燕一会儿,道:“母妃曾经给我说,后宫的女人,是不能指望着皇上过日子的。”沈归燕挑眉。“皇帝的心里有天下,天下就有无数个女人。母妃说等待的日子太难熬,还不如想想别的,一步步往上走,不求在帝王心里留多少位置,只求在这后宫地位不倒,也才能时时刻刻看见他。”端文叹了口气道:“虽然本宫不喜欢看后宫争斗,但是在…
  • 风月不相关

    《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VIP完结+番外) 梦回楼里都是何种人?天下人道:“以色事人之下贱者也!”关风月道:“以色事下贱之人者也!”没有贱男人,哪来的贱女人?既然都是贱人,大家不能和谐共处吗?关清越当时是不愿意出来的,也不愿意让人替她去死,还是关家的人用报仇之事威胁她,最后把人打晕了,才给抬出去的。为此。他没敢告诉她是自己在背后救她,本来那位姑奶奶就已经够讨厌他了,这罪加一等的事儿,他才不会坦白。“之后她离开了吴国,去哪儿了我不知道,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说起这个,封明其实有点难过,因为她给很多人写信,带走了他们,却没想给他也写一封,哪怕是骂他的也好啊。结果一走三年,音信全无,完全没把他当未婚夫嘛!听到最后一句,殷戈止心情莫名地好了点,起身整理好衣襟,转头就往屋子里走。“哎哎!”封明伸手就拦住他:“我都说了,你难道不该把她的下落告诉我?”心平气和地转头看他一眼,殷戈止茫然地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刚刚不是说…”话说到一半,封明咬牙闭眼,一拳朝他打过去!这…
  • 不及皇叔貌美

    不及皇叔貌美 作者:白鹭成双 池鱼思故渊,爱了十年的男人,为了迎娶别人,要烧死她!临死前,有人从天而降,救她出了火海。“你想做什么,我都帮你。”沈故渊道:“只要你最后姻缘得成。”“我要报仇!”池鱼咬牙:“要让那对狗男女付出血的代价!”只是,报仇归报仇,这么凶狠的女人,姻缘始终没个着落。沈故渊很愁,教她勾搭男人,教她艳压天下,却不想教着教着,有人爱上了他。“沈故渊,去死和要我之间,你选一个。”沈故渊裹着被子,眼神空洞:“不然呢?我没有理由要她留下了啊,她也不用再听我的了。”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他的肩头一巴掌,郑嬷嬷道:“您分明心里想留,为什么非要找个由头?”要是平时,郑嬷嬷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拍这一巴掌的,但眼下的沈故渊一点脾气都没有,抱着汤婆子茫然地看着她:“没有由头,我为什么想留下她?”郑嬷嬷气极反笑:“因为您心里有她啊!”“胡说!”沈故渊皱眉:“你见过哪个天神心里会有人的?”“没见过就一定没有吗?”郑嬷嬷道:“我问您,您与池鱼丫头,是有夫妻之实的对吧?”沈故渊抿唇,点了点头。“那她要是…
  • 寡妇门前桃花多

    寡妇门前桃花多 作者:白鹭成双文案:美景未迟,沈美景这一生都特别倒霉。嫁了个男人吧,没洞房就死了。守个寡吧,全家上下都想着算计她。她聪明的婆婆将她许给了年过半百远在封地的宗亲燕王,沈美景没反抗。嫁,为什么不嫁?只要能让自己过得舒坦,贞节是什么?别人的眼光又怎么了?她就跟着临风与后头的步兵一起,小步跑着。贯城一战十分惨烈,打了足足一个月,双方几次谈判崩盘,战火断断续续。美景是在最安全的军营里,什么都不用担心,就等着最后的结果。半个月之后,临风来接她,笑道:“世子妃,贯城的城门开了。”“嗯。”美景笑道:“那就好。”宋瑞雪一直在贯城里等他们来,赵丰年一来,她话都没多说一句,交接了部署,与他们里应外合,一起将宋凉夜赶去了燕地西边,具体怎样美景不知道,但是就宋瑞雪一看见她就死死抱住她的行为来看,大家都还活着,真的是挺不容易的。“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宋瑞雪红着眼睛:“嫂嫂,你太了不起了,你救了父王。”美景笑了笑,拉着她的手道:“你也很了不起,巾帼英雄。”宋凉臣和赵丰年就…
  • 宅中歌

    宅中歌 作者:白鹭成双文案:相濡以沫,比不得妖艳颜色。贤惠良妻成下堂,狐媚娥子踩房梁。惊鸿不曾预想过,从小长大的情谊,竟也是这般凉薄。燕尔之期刚过,夫君就有了纳妾的心思。大宋之制,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友不可忘。她以为本分过这一生,也便就是了,怨不得,求不得。可是世事不如意,她守着一方宅院,也得不到一寸净土。一路出去,沈墨直接上马,后头石琮倒是摔伤了,一瘸一拐地上了后面的马车,惊鸿也跟着被塞上了马车里。将军看起来,当真是喜欢您得紧。石琮一边解开缠在腿上的白布,一边看着惊鸿笑道:为了您,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真是难得。从前我还说将军那样子,如何能与夫人和睦。现在看见你们这样,属下也就放心了。惊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石琮道:我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无妨,他不怕麻烦,相反,有事情让他做,他反而不会无聊。石琮跟着沈墨这么多年,自然也是了解他的:他原来冷漠惯了,一方面是因为年少将军,不冷漠不足以威慑下属。另一方面是将军父母早逝,他性子就是如此。惊鸿看着石琮,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憨厚…
  • 桃花折江山

    桃花折江山 作者:白鹭成双 赵国有美人桃花,为求自保一心向夫君魏国有俊朗丞相,拥护明主谁也不疼惜美人曰:我又美又聪明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丞相云:你小心思太多防不胜防让人心惊。梅照雪起身颔首:“是妾身的错,以往常常坐娘娘左首,今年没考虑姜氏的身份问题,忘记让位了。”看她一眼,兰贵妃淡淡地道:“你是九卿之首梅奉常家的嫡女,自然是要坐在左首的,这没什么问题。”梅照雪一笑,颔首屈膝。众人看向姜桃花,瞬间都变成了看好戏的状态。桃花不慌不忙地上前行礼:“妾身拜见贵妃娘娘。”扫她一眼。兰贵妃扶着宫人的手坐下。也没让她平身,只问:“娘子为何不坐?是嫌我这芷兰宫不够大?”“娘娘严重,芷兰宫乃宫中仅次于正宫的宫殿,哪里会不够大?”桃花微笑,垂着眸子道:“妾身只是怕坏了娘娘在后宫的名声,所以才不敢入座。”“哦?”兰贵妃笑了,盯着她道:“你入不入座,与本宫有什么相干?”“好嘞!”一点没犹豫,姜桃花跑得飞快,街上百姓四散,噼里啪啦的全是关门关窗的声音,她跑累了想去敲门让人救个命吧,没人开门。真…
  • 春日宴

    春日宴 作者:白鹭成双 养面首、戏重臣!嚣张跋扈、祸害朝野长达八年的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薨了,薨在新皇登基这一天,七窍流血、死状极惨。百官庆贺,万民欢呼:恶有恶报!死得好啊!然而头七这天,丹阳公主借尸还魂,成了白府的四小姐。什么?这白四小姐是个傻子?无依无靠?还要被人抢亲事?香甜的气味充斥在鼻息间,江玄瑾也懒得跟她计较了,捏着汤匙优雅地享用。面前这人永远没把“食不语”的家规放心上,叽叽喳喳地道:“今儿橘子树抽新枝了,明年说不定能结果子。你二哥好像跟二嫂吵架了,可算是吵了!二嫂回了娘家,二哥好像没放在心上。这醪糟好吃吧?我特意让青丝去买的一家老招牌。”要是以前,他肯定就不高兴了,谁吃饭这么多话?可眼下,桌上灯笼透出来的光暖盈盈的,面前这人说得眉飞色舞,汤水溅到脸上也不管。非得告诉他她这一整天的见闻。江玄瑾觉得心里很踏实,这是一种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踏实之感。忍不住就伸手捏着自己的衣袖,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汤水。怀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看得一愣,接着就满眼星星地道:“…
  • 朝天阙

    朝天阙 作者:白鹭成双 文案:白鹭未双,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赵长念好吃懒做,经常闯祸,与那激烈的皇位争斗无关。但没人知道,七皇子其实是个女人。权倾朝野的辅国公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后来,他怀疑自己是个断袖,并且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一定要送赵长念下地狱。长念垂眸,知道他是有意刁难,转身便去提了长刀来。“殿下,不可啊!”冯静贤吓得连忙拦住她。“让开。”长念皱眉,“耽误不得了。”冯静贤不敢后退,只能低头抱着她的腰以拦。长念冷着脸,将他一并带到囚笼前,然后提刀,“哐”地就砍向栅栏。木屑飞溅,叶将白嫌弃地皱了眉。长念不管,砍得一下比一下用力,七八刀下去,栅栏应声而断。“殿下与在下也待过些时候,不知道很多事是不靠武力解决的吗?”叶将白嗤笑。长念抬刀继续砍下一根:“不知道,也无妨,等这囚车砍碎了,让人收拾干净,国公也能见群臣。”“…”这是宁肯自己费劲,也不肯跟他低头。一听这话,长念两眼一抹黑。要是被别人抓着她在这儿,糊弄两句,兴许还有余地,可要是被辅国公叶将白抓着,那就是真的…
  • 盛世皇后

    盛世皇后 作者:白鹭成双当春乃发生,一朝穿越,变成女扮男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她是名闻天下的忠臣,也是皇上千万百计想弄死的人!花春有些沮丧地吊在囚车上,为白白错过的掉包机会觉得可惜。李中堂等人还一直跟在囚车后头不远的地方,她是一点生还的机会都没有了吧?认命地闭上眼,她听见街道两边有早起的百姓惊呼的声音,越往前走,街道上好像就越热闹,渐渐的,囚车又开始走不动路了。“清道!”霍子冲在前头喊了一声,禁卫们便分成两列,从人群里活生生挤出一条路来。“侯爷。”有禁卫跑过来道:“羲王爷今日监斩。”一早就料到了,贺长安没惊讶,带着花春到了刑场,亲手把她扶下来。花春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显得格外镇定。“你不害怕吗?”他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怕。”花春点头:“所以腿软了,二哥你扶稳我,我不想丢脸。”但是现在,当真变成一个男人,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的时候,花春有点慌,因为周围少说有上百个人,齐刷刷地都盯着她的臀部。场面有点尴尬,花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上一秒她还在对着电脑屏…
  • 池鱼思故渊

    池鱼思故渊 作者:白鹭成双 内容简介宁池鱼是宁王府遗孤,全家为敌国所屠,寄住沈弃淮家十年,和他一起长大,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一天,宁池鱼居住的遗珠阁突然失火,危急之时,沈故渊从天而降救走了她。之后池鱼惊讶地发现这把火竟然是沈弃淮命人放的,沈弃淮为什么要放火烧死她?沈故渊帮宁池鱼治好了烧伤,并让她的容貌也发生了改变。三个月后,沈故渊以三皇子的身份,带着宁池鱼以师徒名义重返沈弃淮的王府。池鱼把叶凛城的话都说了一遍,但瞒了他去盗金佛的事情没说,只道那金佛是个陷阱。孝亲王悔得直拍大腿:“怎么会这样!”“孝皇叔,咱们先去皇陵看看。”池鱼道:“路上您告诉我,这金佛到底是谁让您买的,咱们好查出到底是谁图谋不轨。”孝亲王点头。拉着她上了马车就道:“前三司使有个儿子叫钟闻天,对佛学颇有研究,虽然他父亲不是个好官,但他为人不错,常常来王府走动。先前本王天天做噩梦,他来府上看见本王脸色不好,问了原因之后,就说本王欠太祖一个安宁,要请个金佛去恕罪。本王在京城久矣,也不常出门,哪里…
  • 美景未迟

    美景未迟 作者:白鹭成双当惊才绝艳的傲娇世子爷VS十项全能的倾城美人,除了一见钟情,还有一见要命!!世子爷勾了勾唇,睨着她道:“小心点,别犯了家规,世子府家规严格,若是触犯,可是有重罚的。”这话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等着看好戏的揶揄。许你踏我掌心放肆,允你卧我心上张狂。惊我七日蛰,劫我三生寒。玉食有些意外,却是大喜,连忙屈膝行礼:“谢爷,奴婢这就去回禀主子。”师小仙皱眉,看着玉食兴高采烈地走了,便像是有气闷在胸口,缓了半天才缓过来,“扑通”一声就给宋凉臣跪下了。“怎么?”宋凉臣有些疲乏地看着她:“你这又是怎么了?”“是妾身降低了爷的身份,妾身该死。”师小仙磕头道:“若不是与妾身同乘,爷自然不必委屈到与下人牛车作伴。”揉了揉眉心,宋凉臣道:“多大点事情,也值得你这一跪。”师小仙抬头,脸上已经挂了泪:“您要不还是与世子妃同乘吧,爷如此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坐普通的马车,走牛车前头…”“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一时语塞,师小仙闭嘴不说话了,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地掉,掉得他本来不觉得有…
顶部

最近股市

强势股

基金重仓股

场外配资

配资玩法

配资成本

配资方

配资机构

配资单位

机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