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格配资

月下蝶影作品集

月下蝶影作品集在线阅读

月下蝶影的自白: 不虐不后妈 现实太残酷了,就让小说里面轻松一点吧 请叫我亲妈勤奋蝴蝶o(≧v≦)o帝都的六月向来炎热无比,宁西走出通道朝接机的人群中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踮着脚还不忘高高地举着手里的牌子,牌子上正写着自己的名字,于是朝这个青年走了过去。

代表作品回归的女神

推荐作家

月下蝶影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9本
  • 为科学奋斗

    《为科学奋斗》作者:月下蝶影文案: 有路人问沈长安:你怕灵异事件吗?沈长安:不怕。路人震惊:为什么?沈长安:因为从没遇到过。路人沉默许久再次开口:那你怕不怕鬼?沈长安:不怕,作为新世纪年轻人,我们要相信科学,科学才是发展的第一生产力,鬼怪是能发明创造还是能让大家过上好日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沈长安竟会是沈康的儿子。看来军方为了保证沈康后代的安全,做了很多措施。“是我性格太急了。”王领导声音软和下来,“不过还是要想办法让这个孩子回帝都一次,不管他愿不愿意来我们安全部门,至少我们要让他明白,他究竟有怎样的能力。”“你刚才不是还觉得他能力不够?”王领导有些脸红,他向来跟赵和不太对付,这事细想来,确实是他错了。大家见他不说话,就知道他服了软,凑在一块儿,把事情商量了下来。能把疫鬼抓住的人,绝对不普通。他愿不愿意来安全部门工作,是他的自由,但绝对不能让他被坏人利用。“还是要去帝都一趟?”沈长安接到杜主任通知的时候,正在跟道年吃晚饭,“汇报工作?”一个小城市的办事员,跑…
  • 何为贤妻

    书名:何为贤妻作者:月下蝶影文案:身为贤妻,就得忍他表妹,忍他小妾,忍他老娘?你不让我痛痛快快活,还让我任你爽爽快快乐?上天让女人穿越就是让她学会三从四德?若让人窝囊着活,不如让人痛快后死。架空文,女主穿越。别名:《论不要脸女人调/教男女的可行性》敬贵妃单知道韦秦氏目光短浅,竟是不知她脸皮能这么厚韦染霜若是好好嫁人了,夫家定会因为她与珩儿的原因好好待之,如今她偏偏要削尖脑袋进王府,偏偏珩儿对她又没那心思,这不是自取其辱么,更何况此事后,堂兄一脉对端王府就只是小妾的娘家,而不是长辈了。放下茶杯,敬贵妃试着嘴角道:“珩儿如今已经娶了王妃,王妃为人贤德,本宫岂能让珩儿纳妾室,左右这些事本宫不管的,若是贤侄女要做妾,堂嫂便去找珩儿商量吧。”说完,抬了抬手,“本宫累了,就不陪堂嫂了。”韦秦氏无奈,只好起身行礼告辞。敬贵妃嘲弄的看着她离开,轻声道:“难怪他们这一脉从爷爷一辈便没出息,都是些什么脑子,以后她们再求见本宫,全部给本宫推了。”她堂堂的贵妃,难道还要讨好一个关系有些远…
  • 福泽有余

    《福泽有余[重生]》作者:月下蝶影 文案 总有那么个外表风度翩翩,行为绅士有礼的男人,内里是个俗气的抠脚汉。 本文就是讲述这么个男人重生的故事。 无虐爽文,爱好深沉虐文系列的朋友请谨慎入内;另外,此文出现的时间、地点、人物与现实无关,主角重生到九年前,也不是我们现在的九年前,请各位大大不要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穆启华作为穆家启字辈中年纪最大的,对家里的兄弟操心最多,知道自己弟弟有可能与一个男人牵扯不清时,心里既有震惊又有对严家的不满,要不是严家做出的那些事,他好好的表弟怎么会变得比启融还要难以交流,怎么会对男人有兴趣。 他不是冒失的人,所以在发现事情的苗头后,转身就让人去查陆承余的资料。这一查,就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这位陆助理年纪轻轻,手段倒不小,把那么大的梁氏坑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那些认识陆承余的人,大多人都说他温和有礼貌为人友善,几乎很少有人说他不好,甚至就连公司和他居住小区的保安,对他都格外的亲近。这样的人,要…
  • 茶壶配茶盖

    “我不是同情你,也不是嘲笑你,”卫尧把手插在裤兜里,“我只是站在副总经理的角度关心一个职员,你若是觉得我是在嘲笑你,我道歉。”他不是忍气吞声,而是尊重一个自己曾经喜欢的人。即使现在自己不喜欢对方,也不需要给对方难堪,这是他个人素养问题。“你永远都是这样,站在高高在上说着虚伪的话,”姜晨退开两步,“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道歉。”说完,又是一个踉跄。卫尧伸手去扶,被他使劲拍开,卫尧的手背撞在桌角,发出沉闷的声响。“卫副总,您的手没事吧,”销售经理吓得脸都白了,正准备上前却有一个身影比他动作更快。商予知拉起卫尧的手,只见卫尧的手背已经肿了起来,甚至有些地方已经青乌,由此可见姜晨刚才有多用力。他面色一沉,想对姜晨说什么但是却忍了下来,转而对卫尧道,“跟我走。”卫尧倒吸一口凉气,“嘶,老板,温柔点,温柔点,我现在是伤患。”商予知眼神沉了沉,动作却放轻了,只是仍旧没有松开卫尧的手,“还不走?”“走了,走了,”卫尧不再看姜晨,吭哧吭哧的跟上商予知的步伐。姜晨看到卫尧青乌的手背时…
  • 妃嫔这职业

    《妃嫔这职业》作者:月下蝶影 文案: 身为一位合格的妃嫔是需要职业道德的。 其实嫔妃是份好职业,皇帝陪吃陪喝陪睡还倒给钱,何乐不为? 突然想写篇穿越宫廷文, 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斗就斗。“朕不过这样一说,皇后无须如此,你的心意朕是明白的。”封谨单手扶起皇后,瞥了眼五个奴才,淡淡开口,“既然这些人都不承认,就全部杖毙吧。” 这些人全部杖毙,又该怎么顺着查下去?皇后心头一震,却不敢出言反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几个奴才被拖下去。 高德忠领着几个大力太监把这些罪奴往外拖,刚至景央宫门口,便见到叶才人与蒋贤嫔一道往这边行来。叶才人瞧着内敛了不少,任谁也瞧不出她几月前还是后宫非常受宠的叶淑仪。 “见过蒋贤嫔、叶才人。”高德忠礼还未行完,蒋贤嫔便免了他的礼。 “高公公这是?”蒋贤嫔一个不受宠的妃嫔哪里敢在太监总管面前摆主子架子,她小心看了眼他身后被押着的几个奴才,隐隐猜到了什么。 高德忠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到叶才人的一声惊呼。 “咦…
  • 人不可貌相

    《人不可貌相》作者:月下蝶影文案:颜溪天生长着一张苦情剧女主特有的脸,就连小区后门摆摊算命的老头看到她,都要摇头叹息加感慨,这女娃长得一脸苦相,命运多舛,可惜可惜。颜溪:……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颜溪觉得,虽然她有一张苦情女主的脸,但是她有一颗喜剧女主的心啊。一天不惹他生气,这个女人就不会消停!算了算了,女人就爱不讲理,不能跟她一般见识。“坐稳了?”原弈见颜溪拽住自己的衣服,双腿一夹马腹,“我先慢跑让你适应适应。”马儿奔跑的起来,颜溪觉得整个世界都跟着震动起来,她手臂往前一伸,抱住了原弈的腰。隔着衣服,她似乎感受到了皮肤的温度,还有那结实有料的小腹。“你、你、你小心,我要加速了。”比马儿跑得更快的,是他跳个不停的心。腰间的手臂,还有时不时碰到后背上的柔软,都让他全身如同着火一般。“张少,原少跟颜小姐感情真好,”雨儿看着马背上的男女,把泡好的茶端到张望嘴边,“瞧着正般配?”“是吗?”张望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懒洋洋地道,“可惜我骑术不好,不然也能带你跑一…
  •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作者:月下蝶影文案:从记事开始,祁晏就对自身有两点不满。一是名字不够威武,二是长相比名字还要不威武。然而,这一切并不影响他走上钢牙小白兔的康庄大道。众人脸色更加难看,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后,便开始起身站到了走道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男人们像是约好了一把,这次都不再遵守女士优先的风度,把女人们全部挤到了后面,他们挡在前面蹲下了。他们这种小动作被魏先生看在了眼里,他轻笑一声:“先生们,我要为你们这种美德鼓掌。诸位放心,我的枪眼不会对准女人。”说到这,他似乎对自己的风度感到很满意,又发出一阵笑声出来。但是此刻谁也不会觉得他有风度,反而觉得他更加可怕起来。岑柏鹤把上了年纪的心理学家拦在自己后面,他抬头看了眼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男人,心里有些后悔。那天告白的时候,他应该再坚定一点,应该在钱钱那里得到一个答案。不,其实这样也好,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钱钱也能忘记他,有个美好的未来,而不是活在有他的记忆中。有时候爱一个人,真是舍不得他受一点伤…
  • 勿扰飞升

    《勿扰飞升》作者:月下蝶影文案 你想太多了,修仙并不是这样的……当箜篌踏上修仙之路,她才知道,仙侠话本里都是骗人的。掉崖没有修真秘籍,更没有美人。箜篌看了他一眼,面貌周正,眉清目明,是仁德之君的面相。太子比她大十余岁,她在后宫做傀儡公主时,很难与太子碰面,偶在宴会上碰面,太子会客客气气称她一声公主,从未因为她前朝公主的身份,刻意刁难她。箜篌并不打算让这位仁德太子难堪,她点了点头,便往祭台下走。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见她过来,纷纷跪着往后退,给她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长长的裙摆逶迤而过,就像是月光照亮了河边的青石,带着清冷与高高在上的美。摘星楼下,在玉舟出现的那一刻,护卫们便忍不住纷纷跪下。当他们看到太子真的带着仙人们过来时,想要偷看却又不敢偷看,等人走远了,才敢悄悄抬起头看上两眼。“可看清了?”“只看到了仙人的鞋子,仙人的鞋子可真漂亮,不仅会发光,还干净得一丝灰尘都不染。”“那裙摆也漂亮,宫里的娘娘们若是见了,肯定会动心。”“若是别人便罢了,这可是仙女。就…
  • 综漫公主殿下

    《(综漫同人)综漫公主殿下》作者:月下蝶影文案:本文女主腹黑,不善良甚至有点邪恶。女主比较万能,不够柔弱也不够柔情她是神,是公主,也是漫游世界的巫女,她说:如果要留下我,就不要让我觉得无趣;她说,我只喜欢做高高在上的公主,公主是不需要忍让的;她说,别爱上我,因为有着漫长生命的她已经不需要爱情。可是他,他,他们爱上了,明明是她招惹了自己,为什么却是自己失了心?微微侧头,她看着举着弓箭的戈薇,紫色的眼中闪过嘲讽,手中的铁碎牙在她站起身的瞬间变成一把光茫万丈的大刀。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怎么会…”戈薇握弓的手开始发抖,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容易就让铁碎牙变形。弥勒和珊瑚脸色也大变,这个女人是杀生丸的人,如果被她拿走铁碎牙,那么对他们绝对不是好事。可是,她怎么会用铁碎牙?!夜淡淡的扫过他们或惊讶或担忧的表情,嗤笑道,“这么一把破刀我还不感兴趣,可是,犬夜叉,没有铁碎牙的你,太弱了!”手松开,铁碎牙再次变成破旧的样子掉在地上。犬夜叉没有跳脚没有怒火,甚至没有平日被人瞧不起时的杀气,他只…
  • 重来一次

    书名:重来一次 作者:月下蝶影 沈邵年少无知时常为一件事纠结,那就是他长大以后究竟读什么大学最好。 是以理科闻名的Q大,还是以文科闻名的B大? 直到他连大学门都没有摸上的时候,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 无视他的目光,顾宁昭把温热的毛巾扔到他的脸上,然后帅气的出了洗浴室。 洗完脸,沈邵走出浴室见顾宁昭正在换衣服,笑眯眯的吹了一声口哨:“身材不错。” 顾宁昭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你不是早看过?” “这不是夸奖你嘛,”看来顾宁昭并不讲究这些,不然也不会当着他的面换衣服,那刚才他在看什么?沈邵有些疑惑的换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开始收拾行礼,然后等着学校领队通知回校。 虽然现在留在酒店的华大学生只有沈邵与顾宁昭两个人,但是留在酒店里的领队老师还有三个,由此可以看出学校对两人有多看重。 时间到了九点,学校的领队准时敲开两人的房门,通知他们学校派来接他们的车已经到了。 沈邵与顾宁昭提着行李箱下楼后,就看到其…
  • 为皇

    永远不要小瞧百姓们的脑补能力,他们能想出人狐相恋、人蛇相恋的跨种族爱情,脑补一个没娘孩子的悲惨情景完全就是小意思。 “你们不知道,当年贵妃娘娘薨逝以后,连太监宫女都能欺负这位殿下呢,”一个大婶挽起袖子,活灵活现的给大家描绘了一出没娘孩子被太监宫女欺负的好戏,鬼才知道她一个民妇怎么会那么清楚宫里发生的事,反正围观群众听得很开心就够了。 低调的坐马车经过的元文淮刚好听到这段话,顿时有些无奈的扶额,然后让马夫加快速度回了王府。 进了王府大门以后,他才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转头就下令,让人去澄清流言,表明他没那么可怜,也没那么凄惨。 两天后,谣言果然变了,只是变得更加的离谱了。 “哎呀,虽然这个王爷那啥了一点,但还是挺孝顺的,这个时候还不忘替皇上掩饰。” “都说广平王胆子小,我还不相信,到了今天我终于相信了。”…
  • 我就是这般女子

    《我就是这般女子》作者:月下蝶影文案:蠢萌好运爹,彪悍护短娘,纨绔弟弟要上房。被退婚三次心不慌。美华服,金横梁。有钱有权谁还稀罕郎?这是一个被退婚三次的艳俗女主跟伪君子男主的故事。本文轻松风,架空向,甜爽文,感兴趣的客官里边请。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守在外殿的宫人听到内殿时不时传出陛下的笑声,都松了一大口气。同时对福乐郡主也心生敬仰,连几位皇子公主都没办到的时候,福乐郡主却做到了,难怪这般受陛下宠爱。若他们身边有这么一个能让自己开心的人,他们也会忍不住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的。 “婳婳啊,”云庆帝忽然道,“朕让人打了容君珀的板子,你会不会怨朕?” “我怨您干嘛?”班婳一头雾水地看着云庆帝,愣了片刻后仿佛才反应过来,于是摆了摆手道,“您放心吧,这些日子我常去成安伯府上探望,容伯爷的伤不算太严重。” “朕担心的不是他伤势如何,而是担心你因为此事心情不好。”云庆帝看着班婳,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我……还好吧?”班婳想了,“他不到吏部做事,就有…
  • 如珠似玉

    如珠似玉》作者:月下蝶影文案:很多人以为,顾家二姑娘长相甜美,一定是个温婉似水,善良无害的软和人。然而,事实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本文是披着娇花皮的霸王花与看起来病弱但是会超长待机的痴情帝的故事。痴情帝的日常:娇惯霸王花,以及顺带处理政务。看着一箱箱嫁妆抬出大门,她突然想到,有了堂姐出嫁时的盛景在前,顾如玖这个未来皇后,能够与之相比吗?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对于顾如玖来说,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了。当她在天不亮就被丫鬟们叫起来时,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 知道宫中的超品女官把绣着凤纹的喜服捧到她面前,她才睁大了还有些迷糊的双眼。 今日,乃是她出嫁之日。 然后便是沐浴换衣。皇后的喜袍格外的讲究,一层又一层,每一件都精致非常,穿好几件在身上,却不会显得厚重。 发髻被挽了起来,再以假发为饰,固定好发髻。飞凤含珠垂流苏金冠一戴上,顾如玖便觉得脑袋沉了几分,可当她看向镜中的自己,却有些恍然。 这个满身贵气的女人,是她吗? 乾坤宫此时…
  • 娱乐圈演技帝

    白重最近与境外公司合作十分顺利,又被媒体与依附白家的人几番吹捧,难免行事有些高调,被席卿无视后,又被薛崇突然抢白,心里有些不太痛快。偏头朝薛崇站的方向看去,那边挂着一幅女子依窗图,但不知道是什么朝代,只知道那是古代贵族女子。 他这些年一直学习经济方面知识,哪里有时间去了解艺术,更加不可能明白这种画有些含义,于是扯了扯嘴角,没有搭理薛崇。 “这幅画好有灵气,”见白重没有理自己,薛崇也不在意,本来就对艺术很感兴趣的他,转头就近观赏起离自己最近的这幅画,越看越入神,半晌后竟心生一丝怅惋,仿佛染上画中女子的愁绪,直到身边突然传来不断的咔擦声,他才回过神。 回头看去,只看到十几米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人被记者围了起来,密密麻麻围了一大圈,连人影都看不见。 “画家出现了!” “快去拍特写!” “快点,不然找不好的拍摄角度了。” 原本展区这里围着的媒体们呼啦啦的跑了过去,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作品前面,顿时少了一半的人,看上去总算没有那么挤了。 薛崇有些好…
  • 繁花盛宴

    《繁花盛宴》作者:月下蝶影文案:每个女孩,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无论她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她来自乡村还是繁华的都市。花锦从不惧怕任何奚落与嘲讽,只怕无法掌握自己的人生。她不仅会刺绣,更会绣出自己的人生。有人说裴宴除了有钱与一张能看的脸,毫无内涵。就连喜欢的女人也上不得台面。裴宴冷笑,就你们家台面高不可攀。我家不一样,她如果愿意抬脚两寸,我家台面就仅高一寸,她不愿意抬脚,我家台面就躺地上。这大概是个外美内辣野山椒与豪门客的故事,花锦的每一步都走得不快不慢,极富节奏感。快要走出巷子时,她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巷尾,裴宴还站在那。在这条昏暗的巷子里,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他也看不清她。但是花锦知道,裴宴在看她。她弯了弯嘴角:“裴宴, 晚安。”巷尾的男人沉默了两秒:“晚安。”这次花锦没有再回头,她走出昏暗的巷子,进入布满于月光的院子。高跟鞋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见, 裴宴才转身回到车里,手机里有无数条没有看的信息,以及十多个未接来电。…
  • 射门!少年

    可是作为男人吧,骨子里多少还是有那么点尊重强者的,所以他们对这个年纪不大的球员,也有了那么点另眼相看的味道,这么一来,心情就复杂了。 “是去吃饭吗?”大巴车里开了冷气,非常的凉爽,安亦池看着车窗外有些刺目的阳光,转头看向与他坐在一起的教练,“现在是不是早了一点?” “吃饭?”罗布卡看了眼手表,刚到十一点,吃午饭早了点。 “赢了球赛,一起庆祝吃饭,”安亦池想起在高乐队时,只要赢了球大家就会一起出去吃一顿,就算不出去吃,也会让张经理在俱乐部里做一顿大餐,他看着罗布卡一脸不解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们赢了球都不庆祝?” “噢,当然,”罗布卡表情变了变,“当然应该去庆祝。”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小,车里好几个球员都听见了,他们心里嘲笑安亦池,不过这么一场注定要赢的球赛,有什么好庆祝的?小球队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不就是赢了一场比赛的事情么? 不过…他们正式进入足坛后,赢的第一场球时心情是怎么样的? 好像是高兴,恨不得告诉所有认识的人知道,只是这么多比赛下来,他们在…
  • 八宝妆

    书名:八宝妆作者:月下蝶影文案:京城众人都认为,皇上给显郡王与义安候府嫡女的赐婚,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显郡王是那朵鲜花,义安候府的嫡女是那不招人待见的牛粪。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真相往往是谁用谁知道。侯氏知道华夕菀这番话乃是真心,可是她现如今走到这一步,已经无法回头,她的丈夫对她只有敬重,没有爱,就连她想得一个孩子聊作慰藉也不能了,她这辈子还有什么可想,什么可盼。“时辰不早,我也该回去了,”侯氏站起身,对华夕菀笑道,“谢谢你,只是现如今已是这样,我也没什么法子可想了。弟妹,你比我有福气。”但愿不要落得我这个下场,侯氏这句话说不出口,她虽然同情华夕菀,可是显王府一脉与他们盛郡王府,本就是两路人。侯氏坐着轿子出了显王府,离开的时候恰巧碰到晏晋丘的坐的马车回府,她隔着帘子看了一眼,叹息了一声,把视线收了回来。晏晋丘回府后听闻盛郡王妃到府里来说,有些诧异,今天晏伯益纳了两个侧妃,虽然不是什么上的台面的大事,但是这个时候盛郡王妃竟然不在府里,实在不像是这位堂嫂的性…
  • 造作时光

    昌隆帝耍起流氓来, 那是非常不要脸。他扣住玳瑁国使臣侮辱大晋第一女将军不放,甚至故意说这是玳瑁国君主的意思。 明知道对方是有意为难, 贺远亭也不得不赔礼道歉。 “陛下, 末将问心无愧,也无惧流言。”卫明月担心昌隆帝的流氓大名坐实, 开口道, “被人说几句无痛无痒,当务之急是查清玳瑁国使臣的死亡真相。” 蹲在角落里的起居官员连忙拿起笔, 唰唰在纸上记录起来。说完,他一脚踹在谢御史身上,把谢御史踹趴在了地上:“什么乌七八糟的狗东西,竟然在孤面前阴阳怪气的。” 其他文臣默默往旁边挪了挪,让出更多的空间,让太子继续发挥。 这位刚来的谢御史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踩踩花家就算了,偏偏还要把太子牵连进去。太子是什么脾气,他们早就领教过,已经牢牢记住“宁可惹怒陛下,也不可 惹太子发疯”的上朝准则。 大家都是当官的,面子还是要的,万一被太子当朝骂几句或是踹上一脚,面子往哪儿搁? 更何况这个御史实在是…… 哪个通敌…
  • 永璂记

    “谁说我不感兴趣的,这趣事儿乐事儿我也是爱听的,只可惜听得少,所以只好整日的画画看书打发时日了,”十二的棋路向来随性,但是却不敢让人大意,这倒是挺符合他的性子。 “原来竟是我看错了,我倒是听了一则硕亲王府的笑话,十二弟可有兴趣一听?”永璋的棋路也如他的性子般,风淡云轻。 “自然是有兴趣的,”十二一听,倒真来了几分兴致,“硕亲王府?可是那个被削去爵位的世子一家?” “正是,十二弟认识那个叫皓祯的?”永璋问了这话后,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莫不是听了那个捉白狐,放白狐的故意。” “这倒不是,”永璂把前些日子在宫外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永璋听完,摇头道,“果真是荒唐,这次的笑话,还就是那个歌女与皓祯的事情。” 十二听永璋讲歌女的父亲病逝后,被皓祯当做外室养着,硕亲王原本要给皓祯说一门亲事,哪知此人吵着说非此歌女不娶之类的话,气得硕王病了好几天,如今皓祯日日与那个歌女混在外面,已经是亲王贝勒以及重臣间的笑话了。 “这样一个人,被削掉爵位果然是对的,”十…
  • 东方不败之暖阳

    《东方不败之暖阳》作者:月下蝶影 文案这是一个现代男子穿成杨莲亭与东方不败相爱的故事。东方不败,应该是那东升的旭日,骄傲而又幸福,而不是被一个小人伤透身心的悲情角色。是旭日温暖了青莲?还是青莲让那耀眼的旭日变得温暖?清晨,黑木崖上笼罩着淡淡薄雾,让日月神教的楼阁显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却给人一种神秘之感。 薄雾中,两名黄衫女子站在一扇雕花木门前,神色有些惶惶不安,近几日新教主登位,又让杨莲亭公子做了教里的总管,往几日这个时辰总管已经早起去伺候教主梳洗,怎么今日已经这么晚了还不见动静? “苍琴姐姐,我们要不要……”碧月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苍琴沉着脸色打断,“糊涂,总管几时醒,我们便几时去伺候,你若是不愿等,以后就去后厨做事,也免得丢了一条小命,”现在教中谁不知道杨总管得教主信任,即便她对杨莲亭心中有所不喜,也不敢开罪此人。一行骑着马路过小树林最容易遇到两种职业员,一种强盗,一种杀手。而杨敛很幸运看着几十个强盗扛着大刀斧头从草丛钻了出来,其一个长…
  • 不要物种歧视

    不要物种歧视》作者:月下蝶影文案:符离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妖怪,进城后最大的理想是考公务员,名留青史。然而……他没有大学文凭,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所以,不好好学习,就连妖怪都找不到好工作。符离没有管水母妖,继续低头咬青衍尾上的肉,青衍发出痛苦的哀嚎声。然而符离仿佛听不到这些,只是机械的张大嘴撕咬着,很快青衍的龙尾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符离觉得自己在吃下第一口龙肉后,浑身仿佛充满了力气,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吃掉这头龙,必须要吃掉这头龙。本来他生来就是要吃龙的。生来……吃龙?“刚鬣大王,龙肉能吃吗?”“龙跟吓着你的肥遗一样,都是没毛光溜溜的生物,肯定不好吃。他们天天泡在水里,说不定肉是腥的。”刚鬣大王骗他,明明龙肉很好吃,香嫩可口,还充满了灵气。“我们就算生而为妖,也不可肆意伤害生灵,更不可吃开了灵智的妖,只要开了这个头,就永远没有尾了。”“那万一我不小心吃了怎么办?”符离低头撕咬龙肉的嘴巴停住,双眼似红似金,按着龙身的前爪不住发抖。“小符离,我…
  • 巨星算什么

    路凡见到肖祈甚与单亚瞳,松了一口气,忙向两人招手,早没了平时的斯文形象。肖祈甚带着单亚瞳在另一旁单着的双人沙发上坐下,还没开始点饮料,唐阮卿就对一旁的服务员道,“一杯咖啡,一杯红茶。”单亚瞳抬眼看了眼唐阮卿,微笑道,“最近嗓子用得比较多,还是给我一杯白水就好。”唐阮卿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眼神微微有些黯淡。“哥,你怎么来了?”肖祈甚的话让单亚瞳才注意到坐在肖祈甚右手边的男人,戴着一架金丝眼镜,嘴唇很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倒是坐在他身边的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热烈。单亚瞳微笑着收回自己的目光,一言不发。服务员把白水放到他的面前,透明的玻璃杯装着纯洁的水,格外的晶莹好看。“谢谢,”单亚瞳对服务员点头轻笑,低头的瞬间错过了服务员微红的脸颊。路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这种安静得几乎诡异的气氛下继续保持沉默。“亚瞳,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肖氏集团的总裁,肖呈御。”唐阮卿看着单亚瞳微笑的脸颊,语气温和,“他是子墨,也就是祈甚的哥哥,这次来是商量他们公司新产品…
  • 退散吧,杯具

    胆子这么小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留在那人身边,那人日日见鬼,这个女人看着别人烧纸钱都害怕,这个女人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地方配得上言孜衍的,嫌弃的扫了眼夏琳,秦煦谨开口道,“我要红茶。” 言孜衍笑容僵了僵,“家里只有啤酒,可乐加白水,要不…” “一杯白水,”秦煦谨看向言孜衍,“啤酒很多化学元素超标,还有可乐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这样子不好。” “我知道了,”言孜衍哼了哼,怎么不说你平时喝的那些东西又问题,好吧,他承认秦煦谨喝的一小包茶叶就是他几个月的工资,也许大概真的对身体没有坏处,不过他一个有钱人的标准怎么放在他一个穷人身上? 给两人各自接了一杯白水,言孜衍在沙发上坐下,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已经快到用晚饭的时间,看BOSS的样子也没有要走的意思,难道今天晚上还要留他在自己这吃饭? 想到自己冰箱里五颗鸡蛋,四根苦瓜,两根黄瓜和一个番茄,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拿那些东西来炒给老板吃。 听着秒针“咔嚓咔嚓”的行走声,言孜衍咬咬牙,“老板,我准备做饭,要不你…” “我不挑…
  • 天佑

    《天佑(清穿)》作者:月下蝶影 文案: 这大概就是一个现代男性 穿到清朝成为康熙第七个儿子的故事。 这大概就是七阿哥胤祐如何勤奋向上并顺带谈恋爱的故事。酒过三巡,兄弟间该聚的也聚了,挤兑的也挤兑够了,一个个的便开始告辞,胤祐也跟着走人,谁知刚站起身,脑子一晃,竟是一个踉跄,幸好身边有人扶住了他。 “七哥小心,”胤禩声音温和清润,十分好听:“别摔着了。” “多谢八弟,”胤祐往旁边退了一步,身后又有人扶住了他,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胤禛,索性往身后之人身上靠了靠,免得自己脑子晕得厉害:“今日多谢八弟款待,我这便告辞了,日后有时间再一道聚聚。” 胤禩笑言:“这是自然。”看着胤禛辅导胤祐腰间的手,胤禩微微垂下眼睑:“那四哥七哥慢走,弟弟便不送你们了。” “八弟不用客气,”胤禛面无表情,说完便扶着胤祐下楼,显然心情不是太好。 出了酒楼。胤禛没有放开胤祐,拉着胤祐上了自己的轿子:“到我府上去醒醒酒,别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回宫。” 胤祐也不反对,靠着胤祐的肩…
  • (网王+吸血鬼骑士)笨蛋!那是爱!

    (网王+吸血鬼骑士)笨蛋!那是爱!作者:月下蝶影不华丽事件昏暗的小巷,地面很潮湿,模糊的巷内所有东西都陷在一片灰暗中,巷子散发着点点异味,被垃圾桶遮挡的阴暗角落里,有个什么东西动了动。碰!垃圾桶被推倒,身着白色衬衣的少年摇摇晃晃的从垃圾桶后面站了起来,样子很狼狈,银色的碎发有些凌乱,肩头还留着干涸的血迹。少年诧异的看着四周,紫色的眼中还带着一丝朦胧,“这里是哪儿?”他想到母后和父王曾经说过要把自己扔到一个地方学会感情的话,难道,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欢迎各位来冰帝学院,”迹部与玖兰枢握手,“请各位先与我一起去休息室,后面会有很精彩的节目,各位请期待。”“我当然会期待华丽的冰帝学院的节目,”两人同时松开手,玖兰枢看向一言不发的浅迦,“浅迦,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来,我们昨天晚上很多人都在等你呢。”“等我做什么?”浅迦不解的看着玖兰枢,“我看到迹部,就和他一起回家了。”浅迦一起回家,与玖兰枢的回来,就这样鲜明的讽刺着某种东西的存在。玖兰枢眼底一黯,“我以为浅迦答应会回来…
  • 老婆,你好

    《老婆,你好!》作者:月下蝶影他不解的问,我有车有房有才有貌,有哪点不好?她回答,这些都是男人吸引小三的优点,有哪点好?他先是羞愧,继而反省说,我还忠心不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开车会铺床,你要出门我护航。她闻言沉痛道,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不嫌弃你了。“苏乐,你这个天打雷劈的,出去小心点,别被人泼开水。”陈月坐进驾驶座,咬牙切齿。“泼开水好过泼硫酸,我很满足。”苏乐龇牙,对于魏楚这个男人,魏楚总的说来,还是有些动心的,虽然不到爱的地步,但是慢慢相处下去,她却是很期盼的。陈月见苏乐眼中染上的光彩,心里微动,苏乐对魏楚学长应该还是有些感情的吧,如果魏楚能让苏乐得到幸福,就是再好不过了。只要是能给苏乐幸福,那个男人有钱还是没钱,英俊还是普通,又有什么关系。为人友者,也不过是盼着朋友过得好而已。两人逛了半天,逛了服装店逛鞋店,然后首饰珠宝店,再然后化妆品店,陈月买了一大包,苏乐受了陈月的影响,也买了不少。两人此时坐在茶厅里,半死不活的摊着了。…
  • 公子变败家子

    《公子变败家子》作者:月下蝶影文案 品性高洁文武双全的世家公子变成了品性恶劣不务正业的二世祖,于是不务正业的二世祖变得正正经经,除了会办正事什么事都不会办。公子原则:爱国爱家爱自己,打偷打盗打坏人。咖啡厅里,林倩脱下平日爽朗的女式西装,换上休闲裙装,少了几分强硬,多了几分女子的温婉,她用勺子轻轻搅动着杯中的咖啡,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笑着道,“我们又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再见之时,你会对我如此冷淡。” 乔琛没有动面前的咖啡,淡淡道,“男女有别。” 林倩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又夹了一块糖放到咖啡中,“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乔琛礼貌一笑,“当然。”当年他极欣赏这个女孩子,也很喜欢她,可是在她做出选择时,他就知道,在林倩的生命中,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也可能自己不够爱,所以再见之时,自己觉得眼前之人依旧美丽,可是却又十分的陌生。 林倩笑了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见乔琛没有动面前的咖啡,于是道,“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 乔琛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下午一点了,所以就点…
  • 回归的女神

    离开帝都时,她是别人眼里的白嫩小胖子。 回到帝都时,她是别人眼里的完美女神。 有记者问她,你认为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笑着回答,最重要的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宁西下了出租车,没走出几步远,就看到在楼下大门口等自己的张青云。一个小时后,导演拍了拍手,然后对周政川道:“政川,下场戏先拍你跟女二的戏,新人有些地方不懂,你多带带。” 周政川笑着应下了,今天一早经纪人就给他打过电话,说公司里新签的小师妹要进组,让他多照顾一下。 公司里的女艺人与他没什么利益冲突,带一带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周政川很爽快,并没有不乐意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隐隐约约还听到副导演在跟人讲戏,他猜想是小师妹过来了。 他回头看去,这一看,竟让他晃神了。…
  • 还珠之太后金安

    半个时辰过去,荆央带着三个格格,两个嬷嬷,一众宫女太监侍卫浩浩荡荡的向淑芳斋前进,她突然有种以前在公司去生产线上检查的感觉,她挑了挑眉,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开,七转八绕,终是到了淑芳斋外面。守在门外的小桌子小凳子一见到太后来了,惊得面色大变,急忙道,“太后驾到。”荆央扫了眼小桌子小凳子惊慌的表情,面上神色不变的踏进淑芳斋大门,至于跪在脚边的小桌子小凳子她抬了抬手,表示免礼,可惜小桌子小凳子全身抖得越发厉害,眼神落在紫薇身上,眼中满满的哀求。紫薇微微移开目光,她看到他们两人的表情,就知道此刻在淑芳斋的人不止是小燕子,但是现在的自己帮不了小燕子了,也不想再帮,做错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人这一辈子,总不能总是要别人帮她收拾烂摊子。两人见紫薇移开目光,而跟在紫薇身后的金锁还冷冷哼了一声时,心底便咯噔一声,知道这下完了,全身一软,瘫坐在门边。一行人还没有进屋子,就听到小燕子的大嗓门,“小坏蛋,小坏蛋,又骗我,太后那个老姑婆怎么会来淑芳斋。”“小燕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太后…
顶部

最近股市

强势股

基金重仓股

场外配资

配资玩法

配资成本

配资方

配资机构

配资单位

机构配资